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五官科 >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日期:2019-11-17 04:42 来源: 五官科

  第二届国医大师干祖望不幸于2015年7月2日21时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他生于1912年9月,为上海金山人,是中医耳鼻喉学科的创业人之一。曾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兼任中华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学会主任委员、省中医耳鼻喉科学会及省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学名誉主任等职。从医80余年,在完善中医理论、人才培养等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学术上创“中介”学说,充实“三因”学说,扩展“四诊”为望、闻、问、切、查“五诊”;调整“八纲”为表、里、寒、热、虚、实、标、本、体、用“十纲”;发现“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两个新病种,并贡献验方以研制新药。编著有《中医耳鼻喉科学》《尤氏喉科》《孙思邈评传》《干祖望中医五官科经验集》《干祖望学术思想研讨会专集》《中医耳鼻喉科临床验案集》《干祖望医话》。

  他的《医线年代写的《杏林趣话》,于是我一直关注他的文章和报道。2014年我读《中华中医昆仑干祖望卷》时,对其生平、业绩才有了深刻的感悟,加之他被评为国医大师,先后写小诗二首,后来又在博客上发表有关文章。此次惊悉他的逝世,不胜悲伤,特写诗以悼念: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创立中医耳鼻喉科学2015年07月04日 07:52:07来源:新华日报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一代宗师、我国中医耳鼻喉科学创始人、著名中医药学家、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终身杰出专家干祖望教授于7月2日21时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干祖望教授献身杏林80余载,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是医家楷模;治学严谨,造诣深厚,学贯中西,桃李满天下,为后学典范。

  干祖望教授1912年9月出生于上海金山县张堰镇。祖父干紫卿是清末秀才,亦是江浙有名的版本学专家。父亲干颂平也是饱学之士。5岁时,祖父将干祖望带到有名的“南社四子”之一的姚石子家塾,熟读经史子集,为他后来研究歧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17岁那年干祖望师从江南名医嘉善名门下,开始了他的从医生涯。22岁学成后,干祖望在家乡金山县张堰镇挂牌行医,从此开始了他长达80多年的职业生涯。

  干老的弟子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陈小宁说,当时的上海医家荟萃,要想揽得“生意”并不容易,但干老师用扎实的中医基础和不怕苦累的干劲,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站稳了脚跟,很快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尤其擅长治疗五官科的疑难杂症。没多久,他的诊所就门庭若市。

  解放后不久,干祖望挂起了“中医耳鼻喉科”牌子,这是我国第一个挂上“中医耳鼻喉科”牌子的诊所。1959年干祖望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

  数十年来,干老潜心研究中医耳鼻喉学科理论,并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制成鼻渊合剂、参梅含片、鼻敏合剂、五味子合剂、黄柏滴耳液、口腔溃疡膜等院内制剂;他主持成立和指导了“嗓音病专科门诊”“变态反应性鼻炎专病门诊”、“鼻窦炎专病门诊”、“口腔溃疡专科门诊”等。他还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总结,不断归纳,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作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如创“中介”学说,脱“三因”窠臼;倡“四诊”为“五诊”,四诊的基础上加一个“查诊”,为辨证提供更多的依据;调整“八纲”为“十纲”,即表、里、寒、热、虚、实、标、本、体、用十纲;发现两个新病种,“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

  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全国各地邀请干祖望坐诊、讲学络绎不绝,干老几乎有求必应,为中医耳鼻喉学科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1980~1986年,他主办了6期全国耳鼻喉科进修班,培养了许多专科人才。一批一批的人才学成后相继在全国各地医院或是成立中医耳鼻喉科,或是成为科室骨干力量,大大提高我国中医耳鼻喉科水平。

  “干老师每去一地坐诊,病人都是人头济济,他从不嫌苦和累,更不计较个人得失。”干老的学生严道南说,记得30多年前的一天,高邮市邀请已经70多岁高龄的干老师去坐诊。干老硬是不让对方来车接,而是自己买车票乘车去,坐诊三天,一分钱劳务费也没收。当地过意不去,送他一本《文游台碑帖》,他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放进包中又乘车回家了。

  1997年9月,85岁的干祖望赴台湾讲学,受到台湾同行的热烈欢迎。在讲学期间,因干老乡音浓重,别人听不懂,他干脆就直接用繁体字疾写板书。来不及板书,就由女儿用普通话解释。讲座结束前,大家争先恐后递纸条提问,场面热烈;干祖望连连接招,答题解惑,乐在其中。

  几十年来,干老专业领域不断精进,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一生中共撰写著作约400多万字。

  1988年,干祖望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厦门国际中医培训中心,成功举办第一期国际中医耳鼻喉科培训班,学员除了国内,还有来自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率先将中医耳鼻喉科专业推向国际舞台。

  这批人才相继在全国各地医院充实提高了中医耳鼻喉科水平;有的经过学习后回单位成立中医耳鼻喉科,成了中医耳鼻喉科骨干力量。此外,跟随干祖望学习的本科生、进修生、或受干祖望学术思想渲染的学员数以百计。

  作为103岁的人瑞,干祖望对于养生保健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二十年前,八十多岁的干祖望仍坚持上门诊,他调侃说:“上班上到90岁,活到100岁。”他一生从未抽过烟,55岁开始戒酒,90岁后只饮少量鹿茸酒,此外从不进补药。他把养生观总结为“童心、蚁食、龟欲、猴行”八字养生妙法,至今为许多人推崇。

  “人瘦因工作,家贫为买书”,这是挂在干老家里的一副对联。干祖望自学医起,就有好买书、藏书、读书、教书、著书的习惯。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茧斋”,自题诗曰:“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年年自缚琅寰里,乐叹庐陵太守知。”

  他的弟子王东方说,干老每去一个地方出差,总要挤出时间去书店转一下,到了80岁、90岁时还经常一个人逛书店。有一次看到一本《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身上没有钱,回家取钱又怕书被别人买走,于是把自己心爱的“西姆”牌手表卖了,买回了这部书。

  干祖望教学非常严谨,但课堂秩序又非常活泼,他在担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学时,讲课中气十足,内容生动,板书飞快,所以学生都爱听他的课。他对年轻教师要求严格,要求讲课脱稿,否则不达要求,不能讲课。

  “医人首先医己,一个无病的人,才能做称职的医生。这是干老师经常对我们说的话。”王东方说,老师经常教育他们,医术也是仁术,仁术是一名好医生必备水准,“医生往往不败于医之技,而败于医之德”!(仲崇山冯瑶)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第二届国医大师,我国中医耳鼻喉科学创始人,全国著名中医药学家,江苏省中医院终身杰出专家干祖望教授于2015年7月2日在南京逝世,享年104岁。

  干祖望1912年9月生于上海市金山县,5岁入私塾,17岁学医,22岁挂牌行医。1951年挂出全国第一块“中医耳鼻咽喉科”招牌,建立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诊疗规范。1972年,在南京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创办“中医耳鼻咽喉科”,并于2006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重点专科,撰就全国第一部《中医耳鼻咽喉科学》。

  干祖望创“中介”学说,倡“四诊”为“五诊”,调整“八纲”为“十纲”,发现两个新病种:“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连续举办多期中医耳鼻喉科进修班、师资班,为各地培养百余位专科人才。一生共撰写著作约400多万字,除中医专业的论文著作外,也不乏杂文、诗词等。他是金陵“十大藏书状元”之一,对养生有独到见解,提出八字养生妙法。

  干祖望献身杏林80余载,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是医家楷模;他治学严谨,造诣深厚,学贯中西,桃李满天下,为后学典范。

  一代宗师仁心泽被后世 103岁国医大师干祖望在宁仙逝2015-07-04 06:24:48来源: 扬子晚报(南京)作者:杨彦冯瑶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我国中医耳鼻喉学科创始人、全国著名中医药学家、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终身杰出专家干祖望教授于7月2日21时36分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省中医院曾有徐景藩、周仲瑛、夏桂成、干祖望4人入选国医大师,居全国各类中医药服务机构之首,如今徐景藩、干祖望二老已相继离世。

  1912年9月,干祖望出生在上海市金山县一个书香门第,5岁时就被送往著名的姚石子家塾。17岁那年,他被祖父送入嘉善名医钟道生门下,开始了从医生涯。

  苦读四年后,他22岁那年,就在家乡开始挂牌行医。虽然一开始门可罗雀,但他用扎实的中医基础和不怕苦累的干劲,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站稳了脚跟,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1951年,个体诊所合并,干祖望“移壶”到松江城建立了第四联合诊所,挂出了中国第一个“中医耳鼻喉科”的牌子。1956年他又被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

  干祖望对中医药事业注入了全部的精力,他治病无数,著作等身。他积极创建的中医耳鼻喉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一门充满生机的学科。他呕心沥血,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制成鼻渊合剂、参梅含片、鼻敏合剂、五味子合剂、黄柏滴耳液、口腔溃疡膜等院内制剂,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作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

  干老的耳鼻喉科诊室外,有一本意见簿,上面每一条意见下,都有干老用毛笔工工整整的答复。在1986年2月12日那页上有患者写到:“有些医生看病不认真,草草几句,应付病人。”干祖望答道:“如遇这种情况请随时反映,写信寄江苏省中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干祖望亲拆。”因为干祖望每周只有两个半天的门诊时间,他就常常把患者复诊的时间安排在中午饭时。

  干老十分反感医生写字龙飞凤舞,还曾特别撰文批判:“医生处方上的狂草比判官还可怕。”干老还毫不避讳地说如果觉得自己有一天思维不再敏捷,业务水平下降,一定毅然“摘壶”休业,不再贻误于病家。

  干老是个好书之人,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茧斋”,意思是说,书房小的如蚕茧一般大小,自己读书、著书如同蚕一样在吐丝做茧。他的藏书大约有一万多册,以中医书籍居多。1990年,他还荣获“金陵十大藏书状元”称号。干老文笔犀利畅快,就连写医案也喜用典故。曾有一个得了梅核气的女患者二诊时,喉头堵塞明显缓解,但仍然咽干未润。干祖望在医案中写到:“锁启重楼,越鞠丸已平澜浪;钥开辽廓,流气饮再扫余波。”文采斐然又让人尽悉其理。

  80多岁时,干老还能爬16层楼去病房查房,连续站着作3小时的学术报告。90多岁时,还给病人看病。98岁的时候,干老仍然思维敏捷,视物清楚,还看书看报写文章、批改论文。干老对于养生有着独到的见解。干老一生从未抽过烟,55岁开始戒酒,72岁时干祖望生了一场霉菌性肺炎之后,每年冬季进补30克高丽参,90岁后饮少量鹿茸酒,此外就不再进补药了。干老还总结出八字养生妙法—“童心蚁食龟欲猴行”并一一解释。

  “百岁国医”干祖望去世 90岁时还给病人看病2015年07月03日来源:现代快报记者安莹

  昨天,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教授干祖望因病医治无效,于21时许在南京去世。干祖望1912年出生于上海金山,是我国中医耳鼻喉科奠基人之一。作为“百岁名医”,干老一生呕心沥血,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80多岁时,他能大气不喘地爬16层楼去病房查房。干老曾说,“学医还有另一种苦,就是放不下病人”。

  干祖望17岁学医,21岁开业,擅长咽喉外科。1951年在上海松江县城乡第四联合诊所挂出全国第一块“中医耳鼻咽喉科”招牌,1956年,在《新中医药》杂志连载发表第一部《中医耳鼻咽喉科学》。1972年,创办了江苏省中医院中医耳鼻咽喉科,并于1984年被国家卫生部确定为全国重点专科建设单位,1999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医疗中心,2006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重点专科。

  干祖望呕心沥血,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制成“鼻渊合剂”“参梅含片”“止眩冲剂”“黄柏滴耳液”等中成药;他亲自主持成立和指导了“嗓音病专科门诊”“变态反应性鼻炎专病门诊”“鼻窦炎专病门诊”“口腔溃疡专科门诊”等小组。使许多难治病种在这个专科有较好的疗效。

  干祖望早年曾专攻须生,吊过嗓子,他不但能一连站4个小时不喝一口水,而且声音自始至终宏亮。“听干老的课,和听侯宝林的相声一样过瘾。”这是进修班的同学们公认的。“干老知识渊博,上课讲话风趣,”如今,江苏省中医院耳鼻喉科的很多医生回忆起跟着干老学习的过程仍然记忆犹新,“干老带学生很认真,对我们要求也很严格”。

  干老的学生们坦言,干老要求学生熟读中医经典,烂熟于胸才能活用于方,“干老会经常抽查我们背书的成效,我们都不敢偷懒”。干祖望诊病时,常把医案复录下来,几十年共有几大箩筐,堆积如山。他在要求学生抄写医案之余,还常常询问学生是否理解其中深意,为何采用此方,鼓励学生举一反三,思考是否有更好的治疗方式。

  干祖望对患者十分认真负责,每开一味中药,都要反复斟酌,总是把最佳的药方给患者。80多岁时,他能大气不喘地爬16层楼去病房查房,也能连续不断地站着作3小时学术报告。90多岁时,还给病人看病。98岁的时候,干老虽然听力下降,只能靠文字交流,但仍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视物清楚,还看书看报写文章、批改论文。

  在耳鼻喉科诊室外有一本意见薄,写满了病人对医生的每一条意见。干老对这些意见十分重视,不少病人的意见下面都有干老用毛笔写得工工整整的答复”。1986年2月12日那页上写道:“有些医生看病不认真,草草几句,应付病人。”干祖望答:“如遇这种情况请随时反映,写信寄江苏省中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干祖望亲拆。”因为干祖望每周只有两个半天的门诊时间,他就常常把患者复诊的时间安排在中午吃饭时。

  干祖望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藏书和读书。1990年元旦,南京文化界评选“藏书状元”。数百人角逐,最后干祖望荣登榜首。平时生活俭朴,可是一见好书,他便“一掷千金”,曾经因为急于买书,把自己的手表卖了。据江苏省中医院一位熟悉他的老专家说,干老有个“怪癖”,伤风感冒时,他就逛书店,出一身汗,病就不治而愈。有一次重感冒发烧,他在头晕眼花的情况下,仍然找到书店,买了50元钱的书回家。

  干祖望藏书并不刻意求多,而是以学术上是否需要为原则。书室中医籍很多,字典辞书,也是重点;四书五经、佛学道教、天文地理、古史今说、格律诗词,在书柜都有一席之地;唯独现代小说被拒之门外。这么多的书,他将其一一分类,编号四十余门,排列有序。待到用时,信手拈来。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逝世:一生不抽烟 55岁戒酒2015-07-03 17:17:19来源:澎湃新闻

  从江苏省中医院获悉,该院曾荣获“国医大师”的干祖望教授于2015年7月2日21时36分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

  此前的2014年10月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在京举办第二届国医大师表彰大会,授予干祖望等29人“国医大师”荣誉称号,享受省部级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待遇。

  干祖望1912年9月出生在上海市金山县一个书香门第,5岁时就被送往著名的姚石子家塾。13年的私塾学习,为他研究岐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7岁那年,他被祖父送入嘉善名医钟道生门下,开始了从医生涯。经过4年寒窗苦读,22岁的干祖望在家乡挂牌行医。从门可罗雀到名噪上海,他用扎实的中医基础和不怕苦累的干劲,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站稳了脚跟,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

  据干祖望的家属介绍,1951年,个体诊所合并,39岁的干祖望移壶到松江城建立了第四联合诊所,挂出了中国第一个“中医耳鼻喉科”的牌子。此时的他就立志创立中医耳鼻喉科,与西医耳鼻喉科相对应,并在理论、临床、治疗上逐步完善。

  1952年干祖望来到北京“中央机关直属第二医院”耳鼻喉科进修学习。学成归来,他把西医的检查结果变成中医的辨证依据,充实了中医的辨证内容,首先建立了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诊疗规范。

  1956年是干祖望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国医大师叶橘泉欣赏他的才华和对中医事业的热忱,将他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72年干老创办了江苏省中医院中医耳鼻喉科,并于1984年被国家卫生部确定为全国重点专科建设单位,1999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医疗中心,2006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重点专科。

  江苏省中医院负责人介绍,由于干祖望对中医耳鼻喉科的卓越贡献,使他在这一领域声望甚高。1980~1986年,他主办了6期全国耳鼻喉科进修班,培养了百名专科人才;1987年,第一届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成立,他当选为主任委员。

  据了解,江苏省中医院自制的多款制剂,如鼻渊合剂、参梅含片、鼻敏合剂、五味子合剂、黄柏滴耳液、口腔溃疡膜等,均为干祖望教授根据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而制成。他还亲自主持成立和指导了“嗓音病专科门诊”“变态反应性鼻炎专病门诊”“鼻窦炎专病门诊”“口腔溃疡专科门诊”等小组。

  在学术贡献上,干祖望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与对于中医古籍的研究,创下“中介”学说,脱“三因”窠臼;倡“四诊”为“五诊”,在四诊的基础上加一个“查诊”,为辨证提供更多的依据;调整“八纲”为“十纲”,即表、里、寒、热、虚、实、标、本、体、用十纲;他还发现两个新病种:“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

  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全国各地邀请干祖望坐诊、讲学络绎不绝,数以百计。据不完全统计,他在全国各地讲学、演讲30余次,坐诊40余次,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海峡两岸。

  1988年,他将中医耳鼻喉科专业推向国际舞台,成功举办第一期国际中医耳鼻喉科培训班,学员来自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以及中国香港、台湾等地区。

  1990年,干老作为带教老师参加了由国家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主办第一届“全国500名名老中医师带徒”学术经验传承工作。

  2001年至2004年,干老又被聘请至广东省中医院“院内师带徒”学术经验传承工作。一批一批的人才学成后相继在全国各地医院工作,或是成立中医耳鼻喉科,或是成为科室骨干力量。

  据干老的家人介绍,干祖望是个好书之人,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藏书和读书。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茧斋”,意思是说,书房小的如蚕茧一般大小,书房四周都是书如同茧壳,自己在书房中读书、著书如同蚕一样在吐丝做茧。他自题诗曰:“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年年自缚琅寰里,乐叹庐陵太守知。”从诗句中足见他对书的感情之深。干老的藏书很多,大约1万多册,以中医书籍独多,有的是孤本、珍本、善本。1990年元旦,荣获“金陵十大藏书状元”。

  生于1912年的干祖望对于养生有着独到的见解。干老一生从未抽过烟,55岁开始戒酒,72岁时干祖望生了一场霉菌性肺炎之后,每年冬季进补30克高丽参,90岁后饮少量鹿茸酒,此外从不进补药。

  童心,即赤子之心,像孩童一样无邪开朗没有烦恼;蚁食,即像蚂蚁一样什么都能吃,像蚂蚁一样什么都吃得少;龟欲,龟无欲望,一贯不争不闹,遇事不意气,以退为务,以柔克刚;猴行,即思想方面反映敏捷,行动方面活泼轻快,保持精神饱满。

  1912年9月,干祖望出生在上海市金山县一个书香门第,5岁时就被送往著名的姚石子家塾,延续13年的私塾学习。17岁那年,他被祖父送入嘉善名医钟道生门下,开始了从医生涯。22岁那年,他在家乡挂牌行医。从门可罗雀到名噪上海,他用扎实的中医基础和不怕苦累的干劲,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站稳了脚跟,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

  1951年,个体诊所合并,干祖望移壶到松江城建立了第四联合诊所,挂出了中国第一个“中医耳鼻喉科”的牌子。此时的他就立志创立中医耳鼻喉科,与西医耳鼻喉科相对应,并在理论、临床、治疗上逐步完善。1952年干祖望来到北京“中央机关直属第二医院”耳鼻喉科进修学习。学成归来,他把西医的检查结果变成中医的辨证依据,充实了中医的辨证内容,首先建立了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诊疗规范。

  1956年是干祖望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国医大师叶橘泉欣赏他的才华,感动于他对于中医事业的热忱,将他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72年干老创办了江苏省中医院中医耳鼻喉科,并于1984年被国家卫生部确定为全国重点专科建设单位,1999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医疗中心,2006年成为第一个国家中医耳鼻喉科重点专科。如今,他积极创建的江苏省中医院中医耳鼻喉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一门充满生机的学科。

  干祖望呕心沥血,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制成鼻渊合剂、参梅含片、鼻敏合剂、五味子合剂、黄柏滴耳液、口腔溃疡膜等院内制剂;他亲自主持成立和指导了“嗓音病专科门诊”“变态反应性鼻炎专病门诊”“鼻窦炎专病门诊”“口腔溃疡专科门诊”等小组。

  长期的临床实践与对于中医古籍的不断研究,干祖望在专业领域不断精进,不断总结,不断归纳,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作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如:创“中介”学说,脱“三因”窠臼;倡“四诊”为“五诊”,四诊的基础上加一个“查诊”,为辨证提供更多的依据;调整“八纲”为“十纲”,即表、里、寒、热、虚、实、标、本、体、用十纲;发现两个新病种:“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

  干祖望是个好书之人,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藏书和读书。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茧斋”,意思是说,书房小的如蚕茧一般大小,书房四周都是书如同茧壳,自己在书房中读书、著书如同蚕一样在吐丝做茧。他自题诗曰:“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年年自缚琅寰里,乐叹庐陵太守知。”从诗句中足见他对书的感情之深。干老的藏书有一万多册,以中医书籍独多,有的是孤本、珍本、善本。分门别类,排列有序,用时信手拈来。1990年元旦,他荣获“金陵十大藏书状元”。

  干老对养生有着独到的见解。他一生从未抽过烟,55岁开始戒酒,72岁时生了一场霉菌性肺炎之后,每年冬季进补30克高丽参,90岁后饮少量鹿茸酒,此外从不进补药。

  童心,即赤子之心,像孩童一样无邪开朗没有烦恼;蚁食,即像蚂蚁一样什么都能吃,像蚂蚁一样什么都吃得少;龟欲,龟无欲望,一贯不争不闹,遇事不意气,以退为务,以柔克刚;猴行,即思想方面反应敏捷,行动方面活泼轻快,保持精神饱满。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编者按:中医耳鼻喉科一代宗师、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于2015年7月2日在南京仙逝,享年103岁。他从医80余载,德艺双馨,治学严谨,造诣深厚,成绩斐然。谨以此版悼念。

  1983年7月,我从南京中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江苏省中医院。院领导告诉我,今后将跟随耳鼻喉科干祖望教授学习,我心中既兴奋又忐忑。早有耳闻干老业务虽好,却是位“倔老头”。30多年跟师学习历程,让我受益匪浅。恩师虽然离去,但我永远无法忘却。

  刚到科室,干老就问我,《四书》《五经》读过没有,《内经》《伤寒》《金匮》《温病》熟不熟,《药性赋》《汤头歌》能不能背。他让我必读两本书,《柳选四家医案》和《类证治裁》,说临床很有用。刚开始在跟随干老门诊抄方的日子里,心理说不出的紧张,他会不时地问你,看的是什么病,中医如何辨证,应该用什么方,方剂中有什么药。当着病人的面,经常被问得面红耳赤,真正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含义,只得回家恶补。试诊时,对用得不好的药,干老也从不留面子,当面指出,立刻纠正,绝不含糊。记得那几年,读了许多书,给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每每读起干老所赠小诗:“小渺万钟訾相国,宁怀一技作医人,同僚末座俦和缓,学得书痴耐苦辛”,至今仍感慨万千。

  干老学习认真人所共知,尤其对学术十分严谨。“文革”中他的工作是打扫厕所,无意中看到当时正在编写的《简明中医大辞典》的征求意见稿,发现有很多问题,就积极找领导反映,无奈被拒绝后,急中生智,给当时的编写单位人员写了一封信,称其中有些内容“狗屁不通”,以此引起大家的注意。成都中医学院的熊大经老师为此专程来南京,费尽周折才在私下找到这个“倔老头”,深谈之后,收益颇多,从而结成忘年之交。又如1985年他参加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主编的《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写作,主编《孙思邈评传》一书,仅在孙思邈的寿命的一个问题上,整整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从8个不同版本中一一考证,最后定于141岁(公元541-682年),反映了其一丝不苟的态度。在门诊看病时,虽年过古稀,但他从不让学生代笔,问诊之后,亲自书写病案,字斟句酌,条理清晰,一笔一画,字迹工整,连标点符号也不漏错一个。他曾跟我们学生有一个约定,凡是在他门诊时所写的病历中发现错误,即可罚款。为此我们也格外仔细。好不容易发现他在中药黄芪的芪字下多了一点而要罚一块钱,干老为此还郁闷了好几天。记得在1998年10月13日,一位23岁的突发性耳聋患者前来问诊,他认真写医案分析:“禀质虽非藜藿,但殊感气血失充,值此新凉时节,时邪挟痰,上蒙清窍,以致眩晕泛恶,耳鸣失听。经过匝周治疗,浮邪已肃,而不足之证逐渐暴露,事可从补处治。虽然黄苔忌补,但舌质羸象已显,非滋腻之补尚可受领,拟取八珍而除熟地裁方。好在前期西药治疗颇佳,此时进服中药,正是风送轻舟,事半功倍也。”令在场医生、患者为之感动。

  第一是脚勤,干老以喜欢走路而出名,七、八十高龄仍照样不变。他家住南京峨眉岭,后搬至上海路,无论下雨下雪,酷日寒风,常见到瘦小精干的他,手提拐杖或雨伞,快步走在人行道上,目的地常常为三处:医院、新街口邮局和杨公井书店。亲自邮寄来往信件成了干老的习惯;旧书店淘宝更是他毕生的爱好。星期天偶去夫子庙吃早茶,亦是步行来回,从不乘车。到医院上班查房,不坐电梯,爬楼十六层共近二百级台阶,令年轻人都佩服。第二口勤,一口浓浓的吴语腔,音量高,语速快,仗义执言,令人敬畏;教诲学生,如鞭如策,绝不含糊。以笔勤出名的他,一生中著书20余部,发表论文、医线余篇,他将书稿叠摞起来,坐在旁边拍了一张照片,自谓“著作等身”。他为自己书屋写诗: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卅年自缚琅环里,乐仅庐陵太守知。

  干老没钱,也许是无缘,有一年他在外地得“福、禄、寿”三星瓷像,途中无意将禄星摔碎,回家后做一对联“三星唯缺禄,一屋独多书”。他常为无钱买书而纠结,也曾为买一部古书而抵挡了自己心爱的手表。干老珍惜纸张,他把凡是能写字的废纸(包括正面写过的)收集起来,裁成32开大小,用于在门诊记录病历,从不浪费,所以他所保存的病案纸张,黄白厚薄,五花八门俱有。记得有一次陪干老外出开会,中午他不休息却在盥洗间唱戏,我进去一看,只见他赤脚光背在洗衣服,嘴里还不断地哼哼,见我进去,还饶有兴趣地告诉我洗衣服的诀窍,如白衬衫穿久了发黄,可在清水中加几滴蓝墨水,浸泡半小时,就又变白了。并曾经作诗一首:愈加浆洗愈污黄,心痛新裁盛夏装,蓝墨水中加几滴,顿教锈刃换青霜。

  读书教书著书藏书,一生与书结缘。从五岁起,干老就与书结下不解之缘,读私塾、学医、办报、行医、教学、写作,无时无刻,不与书打交道。博览众书,知识面广,学生凡有不解之处,都能在干老得到满意答复。甚至告诉你某个字句、某个典故出自那本书,那一章节,可谓是两条腿的活书柜。干老藏书过万册,但他分门别类,排列独特,查找十分便捷。有一次我与他在家整理门诊医案,数千张纸片,摆满书房与客厅,看得人眼花缭乱。我信心满满,心想一定比干老快,即先按病种,再按姓名,再排时间,摆起了龙门阵,忙了半天,也没有理出几份完整的病历。进书房去看干老,只见他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把每一张病历按次序放好,不重复整理,请教后才知道,他是用四角部首与号码法找名字,按名字排时间,自然十分顺利,令我这个大学生惭愧不已。他的书房四壁都是书柜,书桌在中间,人在其中看书就像窝在书堆里,书房被形象地称为“茧斋”,取意有三:书多屋小,如同茧壳;在此读书,似蚕做茧;蚕死丝尽,代表精神。在书房门上,至今仍有干老手写一对“欢迎在此看书,不得拿出门外。”可见他惜书如命。他读书认真,废寝忘食。有一次他读江苏人民出版社《中医学》,陡然鼻出血而不知。还作诗为记:皓首穷经腹乃空,补牢虽晚尚图功,不知鼻衄何时滴,展卷医书染纸红。

  干老无论对官对民,一视同仁。不管当面背后,直言不讳,甚至投报写信。他为自己画像:“项似钢条心似镜,口如鸦噪笔如刀”。他性格怪僻,自傲不羁,他曾将自己比喻成一枝花,有诗为证:“行空万里狂驰骋,独放一枝傲蔓花”。但我看来,他更像一块顽石。记得1985年陪干老去无锡开《中医疾病诊断与疗效标准》一书定稿会,住在梁溪饭店。干老不睡懒觉,凌晨早起,我陪他去太湖边散步,晨曦中凉风徐徐,一块太湖石挺拔而立,透过石孔可以看见天上的残月与星星,旁边依偎一棵老松树,松针随着晨风来回摇动。干老凝聚许久,心有所思后说:我就像这块石头。如今想来,颇有感触,太湖石以其玲珑剔透,坚韧曲折的姿态显示其倔强的精神,难怪干老也为之动情。特拙句以慰干老在天之灵。

  治身治病治学业 立德立言立功名真正的中医学者——干祖望 陈小宁 江苏省中医院

  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是我今生今世最崇拜的老师。他是我初学中医时的追随者,在实习期间我就抄录了干老的许多笔记;也是我行医的指导者,在行医过程中,一遇到疑难杂症,就书信请教;又是我中医临床比较成熟时的点化者,师承三年,形影相随,受益匪浅;同时也是我如何树立医德、做人的榜样者。如今恩师与世长辞了,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写此短文,以资我对恩师的怀念!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扬言要取消中医,1929年,余云岫率先发难,提出《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国民政府通过了该议案,中医生死命悬一线,落至冰谷。就在此时,本想当一名画家的干祖望,阴差相错地投拜马培之的高足钟道生的膝下学起了中医。干祖望明知中医受排挤,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中医,争做一名优秀的临床中医师。1933年干老业成后悬壶于上海金山县张堰镇,干老白天门诊,诊治病人,晚上看出学习中医药理论及经典著作,并撰写小文章,以“冷来阁”别名,发表在松江《茸报》报上,共有100多篇,其中许多文章是针对当时汪精卫主持行政院,一向崇西蔑中,取缔中医的坚决态度,展开斗争。同时还参加施今墨在上海成立的“中医公会”组织。干老多次当选为金山、松江两地会长。在施今墨为首的上海“中医公会”与全国各地中医团体代表多次到南京政府请愿,“取缔中医”之说终未实现,而赢得了生存的权力。

  历代中医仅有喉科(实指咽科),真正的耳、鼻、喉疾病都分散在内外妇儿科中。干老北上学习西医耳鼻喉科,立志创建中医耳鼻喉科。他是第一位带上了额镜的中医师,1951年在上海松江第四联合诊所挂上第一个“中医耳鼻喉科”牌子。干老在诊病治病的同时不断积累经验,并翻阅大量的文献资料,逐步探索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编写教材。后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72年,在省中率先成立耳鼻喉科,使中医耳鼻喉科有了初步的雏形。但是没有人才不行,没有团队更不行,干老想到了培养人才,办耳鼻喉科学习班,共办了6期全国中医耳鼻喉学习班,为全国培养大批临床人才。1983年成立了江苏省中医学会耳鼻喉科专业委员会,干老为第一任主任委员;1987年成立中华中医药学会我耳鼻喉科分会,干老成了第一届主任委员。如今,有了系统的中医耳鼻喉科书,人才辈出,队伍不断壮大;有了学术交流平台,诊病水平不断提高,全国各地才有如今新兴的中医耳鼻喉科这个奇葩。

  干老一生读书,把中医书籍中有关耳鼻喉科的记载文献进行了疏理,结合临床实际情况,加上西医的检查和论述,将其上升到新的理论,从而发展拓宽中医。如五诊十纲,即把西医检查所得纳入到中医的辨证中,以加强了中医辨证的准确性,从而提高了疗效。又如对发声机理的阐说:“无形之气者,心为声音之主,肺为声音之门,脾为声音之本,肾为声音之根。有形之治者声带属肝,得肺气而能振动,室带属脾,得气血之养而成活跃,会厌披裂属阳明,环杓关节隶于肝肾。音调属足厥阴,凭高低以衡肝之刚怯;音量属手太阴,别大小以权肺之强弱;音色属足少阴,察盛枯以测肾之盛衰;音域属足太阴,析宽窄以蠡脾之盈亏,肝刚、肺强、肾盛、脾盈,则丹田之气沛然而金鸣高亢矣。”如此的阐述,不仅是对中医理论的新发展,也是对人发声生理、病理、辨证、施治等可谓一目了然。

  临诊时要不断观察、总结、提高。干老在70年代发现了“喉源性咳嗽”新病种,而西医90年代才提到“上气道敏感症、上气道咳喘,隐匿性哮喘。”干老认为喉源性咳嗽,是以咽痒即咳,不痒即不咳。甚则哮喘。共病机是外邪困遏肺经,治疗以宣肺为主,方用三抝汤。起初发现该病多因感冒服用苦寒之品、含糖的感冒冲剂或抗生素,使之感冒失治,邪困肺绖而不得出,用宣肺发散之麻黄,的汗而解则病瘥。后来发现有许多病人无感冒史,常易出汗,出汗时微风一吹即咽痒咳嗽,此类患者多与空气污染,空调电风使用不当有关,这就给治疗中增加了难度,它既是风邪袭肺,困遏肺绖之邪,其治则宜宣发,但病人又易出汗,再宣发这就是矛盾,同时也不能因表欦汗,以免外邪困遏肺绖不解之弊,因此干老认为就要在麻黄用量上加以权衡。

  “国医创建耳鼻咽喉科学,治身治病治学业;大师传承理法方药仁术,立德立言立功名。”这是追悼会会场上一副挽联,的确也概括了恩师其人。如今恩师驾鹤西去,他那浓郁的中医气息、孜孜不倦的精神、医德高尚的品质,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是名医、专家、教授,也是一位奇人、诗人。由于他的智慧和勤奋,青壮年就有许多著述问世。“文革”中,屡遭压制和打击,但他没有消沉,反而躲进自己的书屋“茧斋”,潜心读书,甚至夜读之时,“陡然鼻衄,书为之红”。他说:“这段时间是我在青少年寒窗之后,一生中的第二度苦读”,“我相信孟子之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肌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从而焚膏继晷,刺股悬梁般苦读,我相信知识总是有用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重新焕发了青春,1980年元旦以诗言心声:“四化雄人志,三中暖我心”“党恩浩荡翻冤案,誓答深情作老牛”。从此,他精神焕发,“晨起攀梯六百级”“赤子童心七十岁”。他创造了七旬老人连办6届全国专科进修班、一年超额完成4000多小时工作量的奇迹。在70岁以后,他以超常的体力、毅力和智力完成了大量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除了日常门诊、病房工作和教学工作以外,业余时间撰写了《干氏耳鼻咽喉科学》《中医喉科学》《孙思邈评注》《干祖望医案》《干祖望医线多部著作,在《中医杂志》《江苏中医》《辽宁中医》等刊物发表了280多篇论文。指导学生完成了3项国家级科研课题、6项省部级科研课题,并且获得多项科技进步奖和教学成果奖。

  干老写诗的功底是少年时代练就的。5岁,进入全国有名的“南社四子”(邵力子、柳亚子、姚石子、姚蓬子)之一姚石子家塾读书。十三年寒窗,他熟读了《四书》《五经》《离骚》《史记》、“唐宋八大家”以及“六朝”的骈体文等,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历史学功底。为以后成为一代“儒医”奠定了基础。

  干老喜爱写诗,尤其喜爱写对联。他写对联十分讲究对仗、平仄,更注重内涵。1984年春我初上讲台,请教干老,他回我一纸对联,“赠学生严道南,言上课法:讲座初开,须腾蛟起凤;教材将掩,要画龙点睛。”正是将他讲课生动、风趣诙谐的神态跃然纸上。三国时代曹植能“七步成诗”,干老急就写诗作赋的功夫与其相当,他擅长即刻写就对联,并且把人名嵌入其中。在一次学习班上,他乘兴为几位学生题对联。给来自江苏仪征的魏祥写道:“得有识之士,毋问汉魏;结忘年之交,就是吉祥。”给来自河北张家口的李京秋写道:“专业专攻,决不五日京兆;勤耕勤读,当然百倍秋收。” 给来自四川凉山的辜甲林写道:“求实学,应志怀争甲;言事业,要影响杏林。”见到这些脱口而出、对仗工整、含义深刻的对联,学生们无不喝彩。

  干老一生爱书,他写的诗赋对联也常常和书有关,如:1986年元旦春联:“读书教书藏书著书,一世靠书饱腹;言洁行洁手洁心洁,终生以洁持身。”那年日本《新医研究》记者采访他以后,刊登出他在书屋的大幅照片,并注上:大读书家、诗人。干老看了,用对联写出自己的感悟:“八字保康,童心、蚁食、龟欲、猴行;一生修养,稚洁、青雄、壮勤、晚节。”

  1986年7月,干老在出差的火车上写下了一首自题诗:“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三不买账,四化争功,五官开路,六面圆融,七十转运,八旬亨通,九秩不老,十足愚公,百岁退休,千古强翁。”29年之后的今天,百岁干老竟离我们而去了,让我们深感悲痛。可以欣慰的是,他留下的诗篇,永远会散发光芒。

洪文旭:缅怀干祖望行家

  干祖望,上海市金山区人,1912年9月生,2015年7月2日逝世。为中医耳鼻喉学科的创业人之一。现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厦门国际培训交流中心客座教授;兼任中华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学会主任委员、省中医耳鼻喉科学会及省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学名誉主任等职。1985年获江苏省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奖励、1991年获国务院“发展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特殊津贴及证书。2014年6月评选为第二届国医大师。

  临床60多年,执教40多年,中医耳鼻喉科建科30年来,尤其是在完善中医理论、人才培养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于1980-1986年办了“专科师资班’5期,培养了大批耳鼻喉科专业人才。1990年主办“国际中医耳鼻喉科班”,学员来自美国及东南亚国家及地区。他重视临床医案,坚持一病一案至今,并整理、编纂出33万字著作,其中《干祖望耳鼻喉科医案选粹》于1999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另外,还出版《中医耳鼻喉科学》《尤氏喉科》《孙思邈评传》等9部专著,还有其门生根据他的医疗临床实践和中医理论研究而总结的《干祖望中医五官科经验集》《干祖望学术思想研讨会专集》《中医耳鼻喉科临床验案集》3部。至今已出版合作或参与撰写的著作有20部左右,譬如《干氏耳鼻咽喉口腔科学》《干祖望医线年间,在全国包括台湾在内公开发行的期刊杂志上发表了论文120篇,其中,《茧斋医线年起在《辽宁中医》长期连载。在中医传统理论上,调整了“三因”学说;充实“四诊八纲”为“五诊十纲”;设计出“辨证公式”;归纳出“论治四法“。

  1、主要论文有《中医要推陈出新》(1989年10期《江苏中医》)等百余篇。

  2、发现并提出理论与处理手段的“疾源性咳嗽”已被全国中医承认及依法(我的理论手法)处理,谈及“疾源性咳嗽”的论文不下十篇,已在全国刊物发现。

  3、首创“中医辨证”的方式,已为全国青年中医所采用(见《干祖望经验集》),使教者言之有物,学者有纲可循,用者规矩在手,填补中医一大空白。

  5、社会、学术团体兼职:全国中医耳鼻咽喉科学会名誉会长江苏省中医耳鼻咽喉科学会名誉会长年逾九旬的干老对中医的热爱一如既往。干老以“茧斋”命名书房,意味着他将与书相伴一生。

  执着豪放的个性,九死不悔的职业操守,生活的苦行主义,这是名医干祖望独特的人格魅力。

  干祖望17岁跟师学医,21岁悬壶济世,在临床第一线年里,他曾以滴水不漏的一纸医案攻克米业巨商的恶疾而扬名浦南,他曾在中医生死存亡时奋笔疾书,为争取中医地位鼓与呼;他曾为中医耳鼻喉科的创立“衣带渐宽终不悔”,却在业务红火之时绝意名利,退隐江湖,开始人生第二次苦读……60年弹指一挥间,今天的干老虽寿逾九旬却周身洋溢着青春活力。这位“工作重于生命”的儒医依然“说真话,做实事”,迟迟不肯敲响“廉颇老矣”的钟声。

  学术成就充实“三因”学说;把“四诊”扩展为望、闻、问、切、查“五诊”;设计出“辩证公式”,使教者言之有物,学者有则可寻,补上千古医学的空白;写有80万字的《野参外科学》,成为中医外科界一片西医化狂潮中的中流砥柱;中医没有喉科学,用外科学来补充,补上了一个学科空白;晚年目睹全国中医西化之风严重,开展“救亡”工作,撰写了《新医医病书》。

  弟子眼中的大师干老孜孜不倦地在中医急诊学领域内耕耘60载,著作等身,桃李遍地。他对弟子毫无保留,将毕生经验倾囊相授。为参加“名医师带徒”活动,他不顾年事已高,有病在身,义无返顾南下,让弟子们感动不已。干老视病人如亲人,出诊时对病人加号从不抱怨,认真接诊,没有丝毫马虎。他对中医事业的追求、献身精神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学习。

  全国著名老中医干祖望教授,是第一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江苏省优秀教师,著名的中医耳鼻喉科专家。在他行医的75年中,著书9部,参编书26部,发表论文(包括医线篇,弟子及同行写干老学术思想及经验的文章100余篇,他能有如此辉煌的业绩及殊荣,是怎样走上这成才之路的呢?

  时代滋养先天:中医经典著作要想读通、读熟、嚼透、消化是不容易的,没有一定的古文基础,那更是难上加难。干祖望的祖父是清末秀才,在清末民初之时将5岁的干祖望带到有名的“江南四子私社”之一的姚石子家塾,从三字经、千字文到四书五经、《离骚》《史记》、唐宋八大家读了13年私塾,为研究岐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正因为如此,干老读经典著作、理解经典精神更是驾轻就熟;如对古典医学中的音误、形误、字体误等一看便知;对古汉字中的一字多义了如指掌。1956年被调入南京中医学院(南京中医药大学)编纂图书目录更助于他博览群书。所以他读通读懂古典医籍,研究、注释、校勘古典医籍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

  他把喉的生理功能依据眼科的五轮学说写成“喉有五属:无形之气者,心为音声之主,肺为音声之门,脾为音声之本,肾为音声之根。有形之质者,声带属肝,得肺气之橐钥而能震颤;室带属脾,得气血之濡养而能活跃;会厌、披裂属于阳明,环杓关节隶乎肝肾。”“音调属足厥阴,凭高低以衡肝气之刚怯;音量属于太阴,别大小以权肺之强弱;音色属足少阴,察润枯以测肾之盛衰;音域属足太阴,析宽窄以蠡脾之盈亏。肝刚、肾盛、脾盈,则丹田之气沛然而金鸣高亢矣。”这不仅阐述了中医喉生理理论,同时也能指导临床,这种发皇古义,融会新知,更是对中医的发展和提高。

  勤奋助健后天:刻苦勤奋,自强不息,是一个人成功的重要前提之一,这个勤奋不是一时一刻,而是持之以恒。干祖望读完13年私塾,17岁投浙江嘉善名医钟道荪先生习医,在师承的生涯中,他的老师约法三章:一要勤读书,二要勤练功(擒拿功),三要勤干活。

  他见书就爱不释手,年轻时每周去一次新华书店,没钱买书就在书店里看书,见到好书就不惜代价购买,老伴因此说因买书而家贫。1990年他被评为金陵十大“藏书状元”之一。在他的书房里有工具书、丛书、医史、医话、本草、方剂、耳鼻咽喉口腔科书、各家医籍、医案、西医书等10个大类。几十年如一日,甚至废寝忘食在这里读书、写书、剪集报纸、摘录资料,直至今天96岁高龄仍笔耕未辍。

  教学相长,他在南京中医学院教学有他独特而又严谨的备课笔记。1980年,年过七旬的他,受卫生部委托办耳鼻喉科学习班,他以“独角戏”的形式,从《总论》、《耳科学》、《鼻科学》、《咽喉科学》、《口腔科学》到授课,连续办了六期。

  他诊病时,常把医案复录下来,几十年共有几大箩筐,堆积如山。没有勤奋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的勤奋助健了他的“后天”。

  仁术赢得双馨:干祖望不但有良好高尚的医德医风,还具有高超的中医诊疗技术。做医生没有高尚的医德不会成为一个好医生,更不能成为名家。他常言:“医生往往不败于医之技,而将败于医之德。”他最崇拜孙思邈的学术思想,也处处以孙思邈的仁术为榜样,医生治病,就是要“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全心全意为病者服务。

  干祖望胸襟宽广,尊重同道。一些患者经多个医生诊治,多种方法治疗均无效,后求治于他而愈。他不把功劳归于自己,更不指责前面的医生,而是说前面的医生为他铺了路。因为前者的治法、用药为他提供了参考。他仔细琢磨后,处方用药,方才获效。

  他博览群书,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不断实践,思路广泛,用药灵活,疗效灵验。曾有一急性会厌炎患者,他仔细诊查后以风热痰火论治,开一方煎服,并停用西药。因为急性会厌炎发病迅速,变化快,随时有喉部肿胀窒息死亡的可能,所以大家都捏着一把汗。但患者服用中药后很快疼痛缓解,红肿渐消,三天而愈。

  干老孜孜不倦地在中医急诊学领域内耕耘60载,著作等身,桃李遍地。他对弟子毫无保留,将毕生经验倾囊相授。为参加“名医师带徒”活动,他不顾年事已高,有病在身,义无返顾南下,让弟子们感动不已。干老视病人如亲人,出诊时对病人加号从不抱怨,认真接诊,没有丝毫马虎。他对中医事业的追求、献身精神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学习。

五官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