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外科 >

这个大夫集团筑了一家脑科病院要打制中邦的梅

日期:2019-11-27 23:59 来源: 外科

  “梅奥、克利夫兰……很多做得好的民营医院,都是由医生发起的。我也是医生,我坚信我也能做到。”

  7月24日下午,专访开始前一分钟,宋冬雷还在与身边的人做最后的沟通。这位闻名沪上的名医,身形清癯,目光果断。介绍来意后,他点头微笑示意:

  距离上次会晤仅数月,却能明显看到他两鬓又添了斑白。自去年7月上海冬雷脑科医院开始筹建,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宋冬雷没睡过几个安稳觉,建医院所有的不容易都刻在了他的脸上。

  宋冬雷在业内有过显赫的头衔: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教授、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原上海德济医院院长等等。在很多医生眼里,宋冬雷曾经的成就,是他们的毕生所求。可宋冬雷并不这么想。

  早在2013年,时任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学科带头人的宋冬雷就在微博上宣告脱离供职了23年的华山医院,出任民营医院院长。

  半是天生“爱折腾”,半是理想主义者的情怀。2015年6月,宋冬雷创立了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医生集团在国内被称为‘新生事物’,但实际上医生集团是国际上医生执业的通用模式。”宋冬雷表示,“社会的发展,人民的医疗需求,公立医院在很多方面,越来越无法满足。像我这样的体制内医生‘跳出来’,是大势所趋。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他本人也很乐于成为第一批走出体制的医生。

  离开体制6年来,宋冬雷一直把建一家好医院作为自己的理想。如今,这个理想眼看就要实现了。

  理想实现了,有什么想说的吗?对于笔者抛出的问题,宋冬雷赶忙说:“还没有完全实现,只是初步实现了。”顿了顿,他接着说,“实现了理想当然很高兴,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院长不比当医生,什么事都要操心。”宋冬雷坦言:“在华山医院当个专家就简单多了,只要把刀开好、学术搞好就可以了,医院的经营和管理都不用操心,当然你操心也没用。在公立医院的体制下,一个医生对医院的发展是没有发言权的。”

  “但体制内的医生相对要轻松一些,不用考虑太多事情;反过来,也有很多缺点,他们会受到体制的约束,施展不开拳脚,即使有想法也没有用武之地。”宋冬雷告诉“医学界”:“现在虽然很辛苦,但万事开头难。反过来看,我们也很快乐,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很多事情,我们可以改变患者的就医体验,提升医生的参与度,虽然辛苦,但痛并快乐着,这种快乐在体制内是得不到的。”

  “编制和行政化是套在医生头上的‘紧箍咒’。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真正了解为什么要去自由执业。”宋冬雷坦言,“医生是一个专业化程度很高的群体,完全不需要靠国家来养,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医生要走自由执业这条路。”

  “除了医生,自由执业实际上是一个多赢的举措,对患者亦然。自由执业后,医生可以节省出大量的时间,把时间放在病人身上,放在治病上面,而不是不应该花的地方。”宋冬雷也指出了当前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我们目前的医疗体系,存在着诸多弊端。只有自由执业才能打破这样的弊端,把医生还给病人。”

  “医生只有实现自由执业了,才能回归医疗的本质。”用宋冬雷的话说,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医生的专业价值得到合理的、阳光的体现。”

  当谈及为何选择成立上海冬雷脑科医院时,宋冬雷说,“我要给患者提供适合的医疗服务,优质的体验,尽管听到很多人在很多时候谈到这个话题,但真的愿意这么坚持,去追求做这件事的人却少之又少。不管遇到多少困难,我都希望我能坚持初衷。”

  宋冬雷还有一个愿景,那就是把上海冬雷脑科医院打造成中国版的梅奥诊所。为此,他甚至用了梅奥的基本价值观——“患者需求第一”。

  离开体制6年来,从最初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到现在的上海冬雷脑科医院落成,宋冬雷向“医学界”细数了具有转折意义的时间节点—— 从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在浦南医院建立了临床基地开始,他将往昔一一道来……却唯独没有提到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拿到国内第二张医生集团的执照。

  “我不认为这是个标志性的事件。到目前为止,医生集团的执照还没有实质性用途,因为医生集团不是医疗机构,不能产生诊疗的费用,这也是我们想要办实体医院的原因之一,因为没有实体,医生集团就是虚的,你只能多点执业,只能轻资产运作。”宋冬雷坦言:“中国还没有特别理想的医院,对标梅奥这样的服务理念、服务流程以及病人的体验,目前公立医院肯定是做不到的,于是我决定自己办一家。”

  “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医生集团和优秀的民营医院是这场医疗改革中最重要的两股力量。优秀的民营医院是医生的平台,会在公立医院以外的区域真正以医生的力量推进改革,最终倒逼公立医院,完成整个体系的升级。”

  宋冬雷对此有着自己的看法:“梅奥、克利夫兰……很多做得好的私立医院,都是由医生发起的。我也是医生,我坚信我也能做到。”

外科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